关灯
护眼
字体:

112.第 112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等郁丹洗完澡吹干头发,穿着包裹严实的睡衣出来的时候,就闻到一股引人垂涎的饭香,直入胃腹,她眉毛先是一挑,随即了然。

    蹑手蹑脚地走到厨房,趴在门上探头往里看。

    果然,我们亲爱的周影帝周神现在就站在厨房里,脚上踢踏着拖鞋,身上穿着平时她做饭时穿的小草莓围裙,骨节分明的双手,一手拿碗,一手灵活地拿着筷子,略低着头,正认真地将锅里散发着诱人香味的面条挑进碗里。

    厨房的灯与明亮的客厅比起来略有些昏暗,周怀深的背影被剪光拉得愈发成熟与温暖。

    郁丹站在门框处看着,一时间,只感觉岁月静好。

    等将面挑好,又拿勺子给两个碗都加上了汤,周怀深似有察觉,回头看见郁丹,招招手,“过来端碗吃饭。”

    情侣之间本来就不需要太矫情,更何况,周先生已将将饭做好了!

    啦啦啦,心情大好的郁丹几乎是蹦蹦跳跳地过去端碗,走近了,才发现碗里除了荷包蛋外,还有几片色泽鲜嫩的火腿肠,也不知道周怀深是从哪里翻出来的。除了这两样,面里应该还加了一些其它的佐料,制出来的味道很好闻,反正郁丹是感觉自己更饿了。

    两个人在厨房外面的小餐厅面对面温馨地吃了一碗荷包蛋加火腿面,事后,郁丹坚持要自己洗碗,然后把周怀深赶去浴室洗澡。

    这次周怀深也没坚持,点点头,“你小心一点,不要把水溅到衣服上。”

    然后就去外面的行李箱里拿自己待会儿要换的内衣和睡衣。

    等周怀深穿着一套深蓝色的睡衣裤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郁丹已经收拾好厨房回到自己的卧室趴在软绵绵的床上玩手机了。

    他在客厅里来回找了一圈儿没有看见人,凭着直觉,直接敲开了主卧的门。

    “进来!”

    郁丹的视线从手机上离开,看着进来的头发乱糟糟似乎还往下滴水的周怀深,不由皱眉,“怎么没有吹干头发就出来?”

    这个天气,说冷不冷,说热不太热,感冒了怎么办!

    周怀深自己倒不太在意,摇头,“没关系,我头发短,一会儿就干了。”

    郁丹还是觉得不太妥,放下手机起身,“我去拿毛巾给你擦。”

    这次,周怀深倒没拒绝。

    一分钟后,主卧室里,周怀深略弯着腰坐在床边,郁丹跪坐在床上,挺直腰脊,神情认真,漂亮白皙的手里拿着一块洁白的毛巾,正动作温柔地将他头发上的水珠一点点吸干。

    两个人离得很近,近到周怀深都能感受到郁丹在他身后静谧的心跳和浅浅的呼吸,一双柔荑在他的发间温柔地来回穿梭,引起头皮一阵阵颤栗,行动间,女孩子身上某个绵软敏感的地方,总会在不经意间拂过他坚硬宽阔的后背。

    还有,这样的距离,女孩子身上浅浅的原本体香和刚沐浴完的清爽沐浴露的味道,也总会不时袭击他的鼻端......

    偏偏身后漂亮单纯的女孩子还是一无所知,简直引人犯罪!

    晚上十点,卧室,正在谈恋爱的高颜值的一男一女。

    天时地利人和,多么适合他们一起做一点小坏事呀!

    可是就是这样,周怀深的心里还是生不起半点龌龊的心思,卧室四周的壁灯一起散发出暖橘色的光晕,把他们两个人相叠的身影在地板上拉得好长。

    他只觉得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只希望能和他身后正帮他认真擦干头发的姑娘,就这样一辈子牵着手温温馨馨平平安安地走下去!

    擦干头发,郁丹下床去把毛巾放在洗衣机旁边的收纳篮里,等回来的时候,发现周怀深已经不在卧室里了。

    她先是挑眉疑惑,直到后来听到了浴室的水声......

    微笑/微笑/

    只是今天也只能注定苦了我们的周影帝了,因为郁丹的大姨妈还在亲亲热热地做客中......

    虽然今天郁丹允许周怀深留了下来,但是还真的没想过要跟他同床共枕,哪怕是在威尼斯的时候,两人最多也只是一起睡了不到一个小时的午觉。

    郁丹已经提前检查好了,客卧里带着阳台比较大的那一间,里面的被子床单枕头什么的都是全新的。

    可是想象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郁丹还没想好要怎么跟周怀深说让他去住客卧,周怀深就已经从浴室冲凉回来了,看见郁丹还趴在床上玩手机,半点不客气地就爬上了床,躺在了她的旁边,“还不睡觉?”

    边说话,边把一条胳膊横在了她的腰间。

    郁丹:......

    ......思前想后,鉴于现在还在姨妈造访期间,两人反正也做不了什么,郁丹一咬牙,决定干脆大方一点,将主卧的一半床分给他算了!

    姐姐好歹是活了两世的人,谁怕谁啊!

    放下手机,关了卧室的灯,床上突然多了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郁丹开始还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结果不到十分钟,枕在对方安全的臂弯间,听着对方发出的浅浅的呼吸声,竟然很快就进入到了沉沉的梦乡里了。

    一夜好梦。

    ##

    第二天早上五点,闹钟一响,郁丹就从床上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等她稍微清醒了一点,才发现周怀深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迷迷蒙蒙想了一会儿,郁丹又重新倒在床上,怀里抱着抱枕,闭眼在床上赖了五分钟。

    等郁丹终于完全清醒,提拉着拖鞋,穿着睡衣顶着一头略显凌乱的头发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周怀深刚好开门从外面进来,他的身上换了一套剪裁简单的黑色休闲裤和白色套头针织毛衣,头上戴着帽子,脸上还挂着一副白色的口罩。

    抬头看见郁丹,他扬了扬双手里拿着的小笼包和粥,特别自然地开口:“去洗漱,洗漱好了过来餐厅吃饭。”

    郁丹怔怔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听话地穿着拖鞋跑去洗手间先刷牙洗脸。

    收拾好,吃完饭,已经是早晨六点多了,郁丹今天还要去剧组拍戏,她抬头,正想问问正在厨房洗碗的周怀深他什么时候走,客厅外面的门铃响了。

    没办法,她只得先去开门。

    门外面站着的是许思琪和她的新助理果粒,李晓雨在威尼斯跟着她身前身后忙活了好多天,郁丹就做主给她放了三天的假,让她在家好好休息。

    几乎是开门后,郁丹才意识到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小助理果粒倒没什么,虽然说她到她身边还没多久,两人之间的亲密度不够,到目前为止,她见到她也只会羞涩的傻乐,但当时入职的时候可也是被要求签了保密协议的,然后,她出钱,她出力,多简单直接的雇主与被雇员工的关系呀。

    关键是站在果粒旁边,穿着长袖素色连衣裙正淡淡笑着看着她的许思琪,这个姑娘毕竟是她的大学室友,一大早就被她看到周怀深在她家里......

    总会有一点心虚。

    郁丹“呵呵”假笑了一声,趴在门框上,也不说让两人进屋,“你们一起来的呀?”

    许思琪微笑点头。

    反倒是旁边的果粒,听到郁丹这样问后一脸不明所以,皱眉道:“我们当然一起来的了,郁丹姐,我现在和思琪姐姐住一起呀,你忘了么?”

    郁丹:......

    这个傻助理到底是谁家的请把她拖走!!

    郁丹一边笑,一边脑子迅速思考,想着该找个什么样的借口让两人下去在车里等她合适。

    正想着,周怀深刚好洗好碗从厨房里走出来,看见郁丹穿着拖鞋和睡衣站在门边,不禁皱眉,“有什么话进屋里说,在门口站着也不怕吹风感冒了!”

    听到声音的小助理果粒和室友许思琪:......

    正绞尽脑汁想理由的郁丹:......

    微笑/微笑/再见/再见/

    ......

    ##

    郁丹是中午到的横店,一路上,只有在飞机上的那一个多小时她是自己度过的,其余的时间,都在接受着许思琪和果粒先是疑惑,后是恍然大悟,再后来就是诡异得炙热的目光洗礼。

    郁丹脸皮厚,全程正襟危坐保持高冷。

    到了片场,导演顾耀北已经带着剧组里的其他几个演员拍戏去了,只剩下副导演和剧组里的造型师以及化妆师,在剧组临时搭建的一个化妆间里等她。

    严燕这次在威尼斯也是身前身后跟着忙,她一个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化妆师,这次出国,甚至连补妆这样的小事儿都得亲力亲为,同样累得不轻,郁丹就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