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八十四章 他们的孩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你是想把我送到哪里去?!你有想要把我送走了吧?!”彭寒宛如困兽一般,红着眼睛看着芙离,满眼的都是委屈。大文学

    芙离无奈的叹气,“寒儿,我只是把你当做弟弟一样看待,你跟着我,只会浪费你的一生,你能文善武,不应该一直围着我这样转,我不是要赶你走,我只是想让你有时间也多想想你自己的将来。”

    “我的将来?哈哈……我还有什么将来?离姐姐,你告诉我什么是将来?你是想要我顶着彭寒的名字,一出去就被官府追捕?还是让我叫叶寒,改名换姓苟延残喘?我的将来早就没有了,没有了。”

    “寒儿……”

    “那个男人毁了我的家,毁了我的一切,我只是要你和我在一起,我要让他也尝尝失去挚爱的滋味,我错了吗?”

    当年的一切是他夜里永远的梦靥,他永远无法忘记,当他父母的血,血溅当场的时候,他是什么表情,扭曲的隐忍的,他不可以给他的双亲守丧,他的父母甚至尸骨无存,他只是夺走那个男人的一个挚爱而已,他有错吗?

    “可是,寒儿,你可能想错了,我从来不是他的挚爱。”

    芙离缓缓地笑着,那笑容那么的淡然,经历了五年的洗礼,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冲动的少女,满头的银发依然是如五年前一样,随意的垂至腰间往下,束一浅色丝带,依然是那份简约,如今的芙离却自有一份成熟婉约的气质。

    “他虽然曾经被我视为最爱,然而,他的最爱却不是我,所以,即使我走了,他还是可以安然的做他的相爷,继续过他平步惊云的丞相之路。他与我曾是夫妻,可是同床异梦,他与我曾是恋人,只是那份爱参与了太多的欺骗和阴谋利用,而他此时与我,只是凡尘中的陌路人,他虽然曾经是我的挚爱,但是,五年的时间,已经消磨了太多的东西,那份爱恋,我可能会终生不会忘记,我甚至会感谢他给我的伤害和曾经,因为他给了我一个念臣,但是,我与他,也情尽于此。大文学”

    “不可能……”彭寒的眼神怔了怔,定定的看着芙离,这几年间,他越加的和她亲密,就越发现,她似乎有很多很多的面,是他所不知道的,她有太多的故事,而他,总有一种被隔离在她的世界之外的感觉,如今,她坦言而出,却是如此这般的一个答案,这让他如何是好?

    没有人留意到,院落不远的墙角站立着一个修长挺拔,安静的有些瘦弱的身体,灰白色的长衫占了一些露水,他静静的站在院落之外,举起的手,微微的垂下,眼神沉寂而漆黑。

    “我早已放下,你又何必苦苦纠缠?”

    芙离叹了一口气,握住彭寒颤抖的手,这些年,他的隐忍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总是一个人不断地自我催眠,不断的加深仇恨,如此这般,只会让他自己更加痛苦而已,他的性格爽朗,若是平常的少年,这个年纪的他,青年才俊,即便是不愿意入朝为官,也可以在江湖上占有一席之地。

    “寒儿,你恨他,只会消磨了你自己的年华,你还年轻,还有很多东西可以靠自己去创造。自古一将功成万骨枯,在战场如此,在官场亦如此,无论是在官场或是沙场,都是一招棋错满盘皆输,你的父亲之所以会死,原因不过有二,一是功高震主,他在沙场血战沙场是威风凛凛不错,但是他错在是当年太后外戚干政时过于嚣张,还忘了君臣之礼,君毕竟是君,臣毕竟是臣,树大招风,独木必摧之,今上早就对外戚干政十分不快,等待的就是一个杀鸡儆猴的机会,而当年的那场突如其来的政变,便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当今圣上升为帝王,怎么可能放弃如此绝妙的机会?”

    寥寥几语,却点破了当年彭家那么迅速消亡的原因。大文学彭寒的脸愈加的惨白。

    “第二,你的父亲太过于小看他的对手,他一直以为他的对手是莫卿辰,皇上不过是无用的傀儡,然而,岂不知,莫卿辰他们制造的那个计划,那么迅速的执行,完成,动作之利落,除非今上是他们的后盾,否则,你以为,这一切是如此容易就被执行吗?你父亲错在他到死都没有看透,亦或者不相信,真正对你们家族下杀机的,便是当今看似流连于后宫争斗当今的圣上。”

    “你把仇恨的目标落在莫卿辰的身上,绝非你看不透着一切的背后,谁才是害你整个家族灭门的罪魁祸首,但是,你又不得不承认,虽然在某一程度来说,今上是个昏君,然而,这个昏君,一统了天耀王朝周边各国,他使得整个天耀王朝都繁华了起来。你非常的明白,你不会为了一己之私,刺杀一个这样的帝王,不是吗?寒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