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09 大结局 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而她最大的成就还是将大苗村和大窑村两村合并。

    “对啊,出名出到京都了,家喻户晓,连天铭睿都说下个月要过来做客。”

    沈慕寒捏着夏木槿的肩膀,语气有些酸,因为两村合并两人实在是太忙,即便是每天都在一起,可说的话板着手指头都能数出来,而且夏木槿是个非常有责任心的人,不管刮风下雨,她都会去工地勘察,跟着那些民工上上下下,而他却又舍不得她太累,即便是再忙也会抽出时间陪同,可是基本都是在指挥和帮忙,照面也只是远远看一眼。

    而因为这事,前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因为还没见过一个商人去将两个贫瘠毫无利用价值的村子合并,而且还是这般大动干戈。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是吃撑了钱多没地花呢。

    可是夏木槿依旧遵循自己的规划,她就像是一个谜,让人永远也猜不透的谜,当然,因为这事业做大了,前来献殷勤的人也不少,有商人,有学子,也有朝廷官员,可是每次看到那些男人将眸光整个放在夏木槿身上,他就气得炸毛。

    带着自己的团队愈加的卖力,因为只要这合并一事完结,夏木槿就不要每天出去抛头露面了。

    这样,他的心里才会有一丝平衡,他承认自己自私,小心眼,甚至没事乱吃醋,可这一切都是因为爱她。

    “都说一个成功的女人后面一定有一个伟大的男人,相公,谢谢你!”

    夫妻模式都已经几年了,沈慕寒的心思夏木槿大底都能猜出来,见他瘪着薄唇,无精打采的模样,便是起身笑道。

    “为夫甚感荣幸。”

    见她这俏皮的模样,沈慕寒也是开心了不少,大手覆在她后脑勺迫使她靠近自己,并且在她诱人的红唇上偷香一个,才浅笑的说道。

    “那是当然。”

    夏木槿却是高傲的抬起下巴,并且以最快的速度伸手捧住沈慕寒的脸,凑上去狠狠一番亲吻,在他还在恍惚当中便又速度撤离,骄声道:

    “开工去喽。”

    沈慕寒却呆呆的揉着自己被强吻的唇久久不曾平息,这丫头,越来越让他着迷了......

    终于,在四百多个人,耗时近两年,两村终于链接了起来,而夏木槿第一件事便是规划这种植果蔬了,当然,这事却又是新一年的三月初了

    。

    期间,言舟晚生了个胖小子,而夏桔花又怀孕了,几颗小萝卜头看着长,却也越长越精致,就是媛媛比起之前也瘦了不少,一双眼睛又圆又大,可会电人了,这十里八里的男娃无一不被她迷得团团转,而沈慕寒是典型的闺女呛,一见男娃靠近自己闺女就觉得这男娃别有用心,更是带着有色眼睛无线防备。

    夏木槿看着这么个老男人每天将快四岁的媛媛骑在脖子上每次都气得火冒三丈,这闺女要一直这样下去,以后就会毁在他手里了。

    “木槿妹妹,我能帮上什么忙么?”

    这天,算起来正好植树节,夏木槿前一天便带了人去了大窑村,并且天刚蒙蒙亮便带着他们去挖树苗,然后改造了几辆板车,直接用板车运送,但却是以马代步。

    等他们到了目的地之时天才刚亮,在夏木槿的指令下便忙活起来了。

    就连早饭也是家里给送过来吃的。

    最早种植在大窑村的果树今天有几个种类都要结果了,夏木槿还不知道那地方种植出来的水果味道怎么样,需不需要嫁接,不过等到今年之后一切就都知道了。

    对于种植树苗夏木槿技术不是很多,她翻阅过一些类似的古籍,再加上现代的一些技巧,比如先挖一个大洞,里面埋上粪便草木灰等肥料,然后在将树给种下去,而这种下去之后也需要很多护理的,记得之前老家有一颗柿子树,每次开化之后看到的都是满枝满树的小柿子,可是一到成熟,便屈指可数了。

    而她耗费这么多人力工程,若是得来这样的结果,那才亏大了。

    然而,此刻出声要帮忙的却是周彩莲。

    周彩莲这几年算是彻底的变了一个人,冯六郎至今都是生死不明,即便知道沈慕寒有能力打听到他目前的状况,可是夏木槿觉得没有必要,冯三娘为此病了,整日里穿着花枝招展的在村头村尾扯着嗓子讲她的儿子是如何的厉害,如何的风光,起先,村民们都还很反感,有时候还会撵她回去,可是时间久了,大家也就习惯了,加上在家里条件现在都好了,渐渐的觉得冯三娘是个可怜的。

    偶尔还会给她一口吃的,而冯五永远都拉不下面子来求和,倒是四毛一直都在做中间人,夏木槿看他们一家也怪可怜,便是让四毛随着众人一起干活,至少能保一家温饱,可渐渐的,周彩莲也跟着上来,而且还好几次拉下面子和夏家人打招呼。

    她穿的很普通,甚至满身都是补丁,瘦骨如柴,听说现在这冯家都是她在打头阵,不管是家里家外,都是她一个人,四毛为此之前四处奔波跟着别人做点零工,一家人饥一顿饱一顿的,一些年纪大的老人家看着也可怜,便是让人向夏木槿说,让她卖个面子,不要他们去超市干活,就在这工地上,这样也不会造成什么损失,夏木槿也顺着这个台阶下了,结果却发现四毛是个很讲信用并且很负责的人,而周彩莲的改变她也看在眼里,便是让两人跟着这大部队干了。

    “你等下就帮着掩土吧。”

    对于她的低头和改变,夏木槿没有去计较之前的一切,况且,她现在是村里唯一一个年轻的寡妇,流言蜚语多了去,可是她却活的很淡然,时刻都保持着向上的心态,这点,倒是令夏木槿有些意外,或许,这样的她反而才是最好的,至少她还年轻,若真的可以,她还能找个实在的男人安稳的过上一辈子。

    说道她,就想起周贵莲了,这一家子永远都输狗改不了吃屎的,即便是几年过去了,依旧一个德行,但是迫于这生计,这一家子倒是会将自家的田地给种了,但是那占小便宜的性格没有改变一点,而且至今,这吴氏还不知道悔改,到处说夏家的不是

    。

    周有声据说屡次赌博没有钱还债的情况下把周小莲给卖了,至于卖到了那里夏木槿也不得而知,但是他还不知悔改,继续嫖赌,最后听说得罪了什么人,给断了一只手臂,之后便也没再出去嫖赌了,但是依旧好吃懒做,时常都能听到这一家子的吵闹。

    周贵莲已经过了十八了,自从几年前她嫌弃人家家境不好而被传扬出去之后便再也没有人上门来提亲了,如今,已经是村里头最老的姑娘了,看着这村子里家家户户都过上了好日子,她不但不知道悔改,还跑去别人家里推销自己,而吴氏和由氏自然也会跟着,而她们去的目的便是要聘礼。

    可是,这么久以来,却一直都没将自己给推销出去。

    “好!”

    周彩莲听了夏木槿的话便是点头,随后便是跟着一班大男人忙碌起来。

    中午都有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因为人太多,夏木槿没法包吃,都是自家的人和一些关系特别好的人。

    “毛叔,和彩莲姐一起去家里吃饭吧。”

    他们上工几个月了,这是夏木槿第一次开口邀请两人进家里吃饭。

    “不不了,家里还有两人要吃饭呢,彩莲是个可怜的,也是个苦命的,槿儿啊,我四毛窝囊了一辈子,从来不觉得欠了谁的,可是却唯独彩莲这孩子,我我们家那不懂事的负了她,这孩子脾气倔强,还请你一直收留她在这里干下去,这样至少,能够饱肚子,真怕这孩子哪天就这么没了。”

    四毛很是尴尬的搓着自己的手,眼神满是祈求的看着夏木槿,把自己酝酿了许久的话给说了出来,这几年家里都是彩莲这孩子,虽然之前她叛逆过,不懂事过,可终究是受到了惩罚,况且,这孩子才十几岁,难道要在老冯家待上一辈子,这家里也没个后,他怕自己等都死了之后丢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要怎么办才好,这才开口求夏木槿,毕竟,在这村子里,村民们都对他老冯家有意见的,也没有人会伸手来帮助他们一家,他不怪谁,都是报应,现在唯一就是想彩莲有个归属,而这个也只有夏木槿才能做到,他就是给她夏家做牛做马也行。

    “毛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人心向善,不管之前她是什么样子,只要她真心改过,随着时间总会有人会看到她的变化,发现她的好,你也不要太过自责,这也许就是注定的,其实,让她经历这一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