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3.章13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防啊防啊防盗章~~~~  不会, 首先绝对不可能普通本丸的鹤丸国永, 没有暗堕的刀剑只会保护审神者, 绝对不会随意伤人,更何况都把刀放到审神者的脖子上了, 若她稍微动上一动,大概脖子上就要多一个口子了。那么最大的可能性,还是那把传闻中的鹤丸国永。

    只是暂时还情况未明, 这把鹤丸国永只是架住刀,暂时还没有砍下去的样子, 所以沈瑶也没有乱动挣扎。

    从未经历过这种状况的人, 心脏噗通噗通乱跳着, 只能咬着牙让自己冷静下来。

    而雪上加霜的是, 因为灵力还没完全恢复, 又是带着近侍刀去唐筱的本丸, 所以沈瑶并没有带上指铃,谁知道, 竟然自己的本丸门口出这种事。

    站在沈瑶身后的鹤丸国永, 不同于暗堕之前的纯白, 白色的出阵服早已染上漆黑的色泽,金色的眸子也因为血色的浸染而光芒不再, 偶尔闪动的, 是嗜血的暗色。

    死在他手上的刀剑和审神者不知多少, 那些鲜血, 将纯白的鹤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见沈瑶没有响动, 鹤丸国永觉得有些无趣,这又是一个被吓傻的审神者吧,真是没意思。

    他微微偏头想了想,手里的太刀再次靠近了沈瑶白皙的脖子,锋利的刀锋已经接触到表层的皮肤。作为一把四花的稀有太刀,鹤丸国永的刀锋是犀利的,暗堕之后更是特别注意保养,所以顷刻之间,沈瑶的皮肤已经被划破,鲜血流了出来,染红了太刀的刀锋。

    血色让鹤丸国永兴奋起来,红眸中危险的光芒一闪而没,“背后随意议论他人,肆意践踏别人,好玩吗?”

    沈瑶只觉得脖子上疼了疼,不用去摸也知道肯定是见血了,她背对着鹤丸国永,看不到现在的情况到底如何,但她知道,就算是在她自己的本丸门口,呼救的话也肯定快不过鹤丸国永的刀。

    正心底有些发凉,鹤丸国永的问话声突兀的传入耳中。

    所谓,反派死于话多,不管是不反派,不停叨叨的人或刃,都表明暂时还未有杀心。

    沈瑶似乎感觉到一线曙光,但联想到鹤丸国永的问话,又皱起眉头。背后随意议论别人,肆意践踏别人,她刚和唐筱只说过一个人,就是隔壁的审神者,那个灵力大佬。

    难道这把暗堕的鹤丸国永也和隔壁的审神者有什么联系。

    沈瑶张嘴就想反驳,但她到底心思敏捷,心思急转之间已经换了腔调,极力压抑着颤抖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惧怕,“我,我没有。”

    “没有吗?”鹤丸国永实在不满意这个回答,“我都听到了还想撒谎?不如,”他稍微凑近了些,声音有些轻柔,“就砍下你的头,送去给那位被你嘲讽的姬君当做谢礼吧,说不定,她会高兴的。”

    沈瑶整颗心都提了起来,与此同时,思维还在高速运转,鹤丸国永这句话带出好几个信息,首先他是站在隔壁审神者那边的,在她说了隔壁本丸审神者坏话的现在,说什么都是错,其次,隔壁审神者对这把暗堕的鹤丸国永有恩,谢礼,真是耐人寻味的词。

    鹤丸国永说完,也不等沈瑶反应,立刻就笑出声来,“哈哈,被吓到了吧。那位姬君只怕不会喜欢这个礼物的。”那么可爱又善良的小姑娘,怎么会喜欢人头这种东西。

    沈瑶暂时松下一口气,想通这把暗堕的鹤丸国永和隔壁审神者的关系,沈瑶的颤抖从声音蔓延到全身,等鹤丸国永这句说完,就开始小声的抽泣,一副怕得狠了的样子,“不,不要杀我,我,我不是故意的。”装作完全没听清鹤丸国永那句那位姬君只怕不会喜欢这个礼物那句话,逻辑混乱的样子,才符合她现在的处境。

    “说了那位姬君不会喜欢这个礼物的,”鹤丸国永颇显无趣的撇了撇嘴,“你不是故意的什么?不是故意践踏那位姬君吗?”

    “是是是,”沈瑶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使劲赞同鹤丸国永的话,“我只是,我只是嫉妒她而已!”这句话说出来,如果不是这样的处境,沈瑶差点要没忍住自己笑出来,咬了咬牙,使劲眨巴眨巴两下眼睛,憋出两滴鳄鱼的眼泪,划掉,情真意切楚楚可怜的泪水,“她长得好看灵力又高强,她家刀剑还这么维护她,”才怪,她自己本丸的刀剑也很维持自己的好吗,不过这确实是个好理由,“所以,所以我才没忍住,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我只是,只是说了几句她的坏话而已。”

    真是够了,被连累得差点碎刃就罢了,现在背后说上两句还差点被砍,她到底是倒霉到什么地步才和灵力大佬做邻居的啊。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之前都没有听说过这把暗堕的鹤丸国永灵力强大到能随意进出别人本丸的结界,而这把鹤丸国永又提到隔壁的审神者对他有恩……

    不会是,隔壁的灵力大佬曾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修复过这把鹤丸国永,顺便还灌入了过多的灵力吧。

    毕竟,只有那个灵力大佬才能做到普通审神者根本无法做到的这种事。

    沈瑶的手微微抖了抖,若真是如她所猜想的那样,这次她和隔壁本丸的审神者梁子只怕是结大了。而且修复这种手中染着同胞鲜血的刀剑,不管理由是什么,她都无法认同这种善良。

    如此……可怕的善良。

    看沈瑶害怕得瑟瑟发抖的样子,鹤丸国永有些嫌弃的皱眉,片刻之后又重新问了句,“你有没有故意碎过刀?”

    “碎,碎刀?”沈瑶状似愣了下,随即拼命给自己解释,“没有,绝对没有,不信你问我本丸的刀剑,我一把刀都没碎过。”她自己的刀剑,都是她的宝贝,受伤都会心疼,更何况碎刀。

    “知道了。”鹤丸国永收回自己的太刀,这个审神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